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美麗的權術

與孩子共樂, 是媽媽給孩子深情的關愛。 下面是美國威斯康辛州立大學兒童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麥傑琳女士談她做媽媽的經驗與體會, 可供借鑒。
我的經驗是做媽媽的得變個身份, 也作一個兒童——當然這是一種權術, 一種美麗的權術。 用文學的話說, 就是將自己的心變為孩子的心, 以求擁有共同的語言。
我女兒上幼稚園時, 每天都要帶手帕, 用別針別在胸前。 有一陣, 我給她買了幾塊白手帕, 她也沒有什麼想法, 結果同學們一笑她, 她就受不了了, 竟有了自卑的念頭。 我沒有給她講什麼艱苦樸素的大道理,

而是反過來嘲笑她的同學:你有兩種手帕, 全白的和花的, 而你的同學只有一種花的, 應該去笑他們。 她一聽覺得有道理, 頓時轉泣為喜。
還有一次, 我的女兒和她的表弟妹們一起在外面玩耍, 到了吃飯的時間都不肯回來。 外婆去叫不睬, 外公去叫不聽, 其他人去叫, 他們玩得更瘋, 輪到我上場時, 我裝模作樣地和他們玩上一小會, 然後煞有介事地說:現在比賽看誰跑得最快!說著我領頭向家裡跑去。 結果可想而知, 小傢伙們一個個爭先恐後拼命向家裡跑去, 很快地跑到了飯桌旁。
女兒這麼小的孩子也做惡夢、怪夢、嚇醒後表達不清, 一臉的驚恐。 比較起來, 大灰狼什麼的還算是溫和的夢境。 我總對她說, 睡吧、睡吧, 大灰狼給趕走了,
大壞蛋也給趕走了, 她這才會慢慢安靜。 但如果她堅持那個可怕的東西還在屋裡, 我就會打開燈陪她一起檢查角角落落, 在她心安後再向她作出保證, 一旦那可怕的東西再入夢中, 媽媽趕到夢中相救。
最麻煩的是孩子會提一些棘手的問題, 那些問題有時大人都未必想過。 我女兒小時曾說長大想賣冰棒, 因為她覺得冰棒是世上最好吃的東西, 後來又說要當總統、副總統, 因為總統們經常在電視裡出現, 她覺得既光榮又好玩。 最後她神情莊重地說什麼也不想當了, 只想讀書。 我問她讀書幹什麼呢, 她說當然還是讀書呀, 每個人都要工作的。 女兒說:“好吧, 那就工作吧, 工作好再幹什麼呢?”這下徹底把我問倒了,
不是不能回答, 而是牽扯到一個形而上的問題。 嚴格地說是一個形而上的命題, 只好讓孩子長大自己解決。 於是我“苦惱”地撓了撓頭皮:真是的, 工作好再幹什麼呢?連我也沒有搞懂這個問題。 我們先學著簡單的吧, 等以後我們變聰明了就知道了。 她當然同意了, 也很快忘記了。
倘若我們的心是健康的, 即使換作孩子心, 也同樣是健康的, 並且還能在無形中影響孩子。

相關用戶問答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