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我的“平等教育”

女兒今年六歲, 我已過而立之年。 我從自己成長的過程中體驗到, 小時候總是盼望著大人能把自己當大人看。 所以, 從女兒能聽懂話的時候起, 我便注意對女兒進行“平等教育”。
我對女兒說話很少用兒童化的語言, 儘量用對大人的口氣對她說話。 每當我和女兒用商量的口氣談話時, 我感覺得出來, 她很自豪──尤其是在別的小朋友面前。
在女兒面前, 我一直以“你長大了, 你什麼都可以幹”來鼓勵她, 讓她總是對自己充滿信心。 兩歲時, 我便鍛煉女兒獨自呆在家裡, 並教給她怎樣撥打我和她爸爸的手機,

一旦有什麼急事可以打電話找我們回家“救”她。 有一次, 女兒病了, 中午我在家看著她打完吊針後便去上班了。 臨走時我告訴她一個人在家可看卡通片, 但只准看兩個碟片, 然後自己到床上睡覺。 下午我正在辦公, 女兒打來電話, 稚聲稚氣地問我:“媽媽, 我現在還不想睡, 能不能再讓我看一個小影碟再睡?”我回答她可以再看一個, 但之後再不能看了。 一個小時後, 我再往家裡打電話, 女兒沒有接, 我知道她已經睡著了。 同事們都驚奇這麼小的孩子竟能有這麼強的生活自理能力。 現在, 女兒吃飯、穿衣、睡覺以及整理自己的玩具、書籍等, 從來不用我去勞心費神, 都是她自己做。
我對女兒言而有信, 從不食言。 有時, 我答應她星期天帶她到兒童樂園玩,
如果碰巧我這個星期天有事脫不開身, 我一定告訴女兒我不能帶她去玩的原因, 並會在下一個星期天帶她去玩個痛快。 只要是我答應給她買的東西, 如果本地買不到, 我就想方設法托朋友到外地去買。 久而久之, 女兒便堅信:“媽媽從來不會騙人。 ”女兒對我的話總是百分之百地相信。 她做錯事的時候, 我總是心平氣和地給她指出來, 並講道理給她聽, 讓她知道錯在哪裡。 所以, 我用“道理”教育出來的女兒也非常講道理, 她從來不會因為某件事沒有得到滿足而大哭大鬧。 當她的要求得不到滿足時, 便會問我為什麼, 只要我講出充足的理由, 她一定會很安靜地走開。
當然, 我也不會剝奪女兒作為一個孩子的特權。
只要有時間, 我會陪女兒一起打鬧, 像一對小瘋子;和她一起看動畫片, 並對其中的故事情節評頭論足;一起畫畫, 還會為塗哪一種顏色而爭得面紅耳赤;偶爾我也會和女兒換換位置, 讓她也做一回“媽媽”……我的“平等教育”的結果很有成效。 女兒在幼稚園裡以“小大人”著稱, 說話一板一眼, 和老師很容易溝通;雖然在班裡年齡最小, 自立能力卻是最強的, 能經常幫助老師做一些簡單的事情。 當然我也在女兒的“潛移默化”下, 變得越來越年輕、活潑, 越來越像個孩子王了。

相關用戶問答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