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孩子為什麼做錯事

孩子們做錯事的方式可以說層出不窮, 而我們能用來確切解釋他們做錯事的原因卻只有四個理論依據(或稱為本能潛在動機)。 回憶一下我們在前邊提到的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 其實, 我們的大多數行為都是為了使自己感覺更重要, 更受重視和更有隸屬感。 DQ研究表明, 兒童、青少年和許多成年人經常為了讓自己顯得更重要、更受重視或更有隸屬感而鋌而走險, 去做錯事, 說錯話。 所以, 瞭解每一種錯誤行為的關鍵首先是瞭解它背後的動機。
當你更深地探索我的DQ理論時, 記住所有有目的的(甚至潛意識的)錯誤行為都是某種深層需求的症狀這一點很有好處。

無論做錯事是為了挑戰權威, 獲得同情, 引起注意還是進行報復, 它都是一個人努力要達到真實目標——感到受重視, 被喜愛和隸屬感——的合理化企圖。
我給你舉一個最近發生的例子。 有一個教師前來諮詢, 諮詢的問題是一個四年級的學生總是在老師向全班提問時大聲說出問題的答案。 這位老師耐心地勸告這個小女孩, 要舉手並等老師叫後到再回答問題, 但是勸告沒有見效。 老師告訴她說, 如果再這麼做就送她到校長辦公室去, 她以為這麼說就能最終解決問題。 當然, 煩惱沒有停止。 倒是我們一起到了校長辦公室。
我邀請女孩的父母一起開個討論會。
大家來的時候都非常合作, 願意盡力而為。 在得到證實, 知道這個四年級女孩不存在情感上或心理上的困擾, 不是那種容易衝動的孩子後, 我開始把話題轉到她的行為的理論依據上。
我首先面對這對父母, 我問他們:“對於成績、參與課堂活動和學校表現, 每個家庭都有不同的觀點。 在你們家裡, 你們是怎麼看待課堂參與和獲得好成績的重要性呢?”
媽媽毫不遲疑地回答道:“博士, 這是我們花費沉痛代價學到的東西, 克莉絲蒂娜有一個比她高三年級的哥哥, 叫大衛。 他在學校裡可不輕鬆……”
“這麼說不完全公平, ”爸爸插進來說, “我不知道他在學校不輕鬆與他缺乏努力有多大關係。 反正他是一個懶惰的孩子, 得過且過。 ”
談話走上了正軌,
我問道:“克莉絲蒂娜看到她哥哥在學校的情況嗎?”
“噢, 她什麼都看到了!”媽媽答道, “她看到了他在餐桌前發脾氣, 看到了他在班裡不努力的通告。 她也知道家長會上……她什麼都看到了。 ”
“你可以告訴我, 克莉絲蒂娜看到作為學習問題的後果, 你和你丈夫對她哥哥做了什麼限制或造成了什麼後果嗎?”我問道。
克莉絲蒂娜的爸爸看看他妻子, 再看看我, 然後說道:“我知道當我們把她哥哥從公立學校送到私立學校的時候她很不安。 ”
“我可以推測一下嗎?你兒子以前是不是和你女兒上的是同一所學校?”我問道。
“是啊。 也是莫耶女士教的他, ”他朝克莉絲蒂娜的老師那邊點點頭說, “我們不僅是一個孩子受惠于莫耶女士,
而是我們的兩個小傢伙。 ”他笑著下了個結論。
“你記得當克莉絲蒂娜的哥哥轉到別的學校去的時候她說了什麼, 或者問了什麼問題嗎?”我問道。
媽媽插話道:“她很不安, 她起初認為大衛是被莫耶女士和管理部門踢出學校的。 ”
“那麼, 可以推論說克莉絲蒂娜很痛苦, 因為她誤認為她哥哥上課不好好聽講被踢出了校門?”
“是啊, ”父母雙方異口同聲地說, “我想那是她自己得出的結論。 ”
“那麼我的感覺是, 克莉絲蒂娜對自己在學校的表現以及她對能證實自己參與課堂教學的能力和

智力感到很焦慮。 ”
“博士, 我們好像聽不太懂了。 ”克莉絲蒂娜的爸爸坦言道。
“我先說說應該怎麼認識克莉絲蒂娜在課堂上的錯誤行為。 當莫耶女士糾正克莉絲蒂娜在課堂上被叫到前就回答問題時,

她始終沒有改正錯誤。 我們是不是都認可這一點?”
他們三人都點頭同意。
我繼續說下去:“那麼我們可以推斷, 克莉絲蒂娜非常看重這個行為——叫到之前就大聲說出答案——因為這樣做可以達到一個目的。 即使她知道這麼做會引起麻煩, 但她認為這個結果是值得的。 我給你們三人提個問題, 繼續在課堂上犯這種錯誤會給克莉絲蒂娜帶來什麼回報或稱為好處呢?”
克莉絲蒂娜的媽媽首先說:“她想讓莫耶女士, 還有她爸爸和我相信她是聰明的, 相信她在學校很努力。 ”
“對啦!”我評論道, “很好。 更重要的是, 她是極力想把她與她哥哥區分開來, 這樣的話, 她就不會步哥哥的後塵了。 此外, 在更深的潛意識中,克莉絲蒂娜可能也在極力證實自己是聰明的,因此不會被帶離她所熟悉的學校環境。”
“那麼,你說怎麼辦呢?”克莉絲蒂娜的爸爸一臉困惑的問道。
“我的建議是,我們應該承認克莉絲蒂娜的做法出於一個合乎情理的需求。她甚至冒著在課堂上惹禍的風險,因為她看到她犯這個錯誤值得冒這個風險。”
莫耶女士第一次說了話:“你剛才提到好處。那麼你認為克莉絲蒂娜最後的目的是什麼呢?”
“其實她的目的並不和我們的有任何不同。我們想要安全感,隸屬感,想受到重視。如果克莉絲蒂娜靜靜地坐在座位上,她會感到不安全,因為她認為她哥哥就是這樣被轉學的。她覺得沒有安全感,通過她哥哥的轉學,她感到學校是個不確定的地方。所以,她要在學校找到被人重視的感覺(我能回答問題,所以我是聰明的),希望有足夠的隸屬感。”
克莉絲蒂娜的媽媽想了想說:“我完全理解你的話,我認為你說的對。但是我們如何改變她的錯誤行為,讓她在課堂上能夠舉手回答問題呢?”
“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我說道,“但是我們第一步是要理解她犯錯誤只是這個實質問題的一個表像。那就是克莉絲蒂娜在課堂上隨便回答問題。這個表像告訴我們,她在學校覺得不安全,她認為表現出聰明和參與就能獲得安全感。所以,要考慮的問題是,我們怎樣做才能使克莉絲蒂娜在學校感到更安全?一旦我們解決了這個問題,這個表像基本就會自然消失。”
克莉絲蒂娜的爸爸顯得有點不耐煩地說道:“那麼我們下一步應該……”
“對於你們,包括莫耶女士來說,下一步要制定一個明確的計畫,和克莉絲蒂娜談談她在班裡是安全的,她屬於這個學校,她的老師、同學和你們倆都很重視她。”
於是,我們制定了一個計畫:克莉絲蒂娜的媽媽每週用一個下午到班裡去幫幫忙。這麼做是為了讓克莉絲蒂娜感到她的家庭在她的學校和班裡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從而使她擁有更多的隸屬感。
此外,莫耶女士分配給克莉絲蒂娜一個非常重要的職務——家庭作業班長,以此讓克莉絲蒂娜感到自己的重要性。我想,這是個會讓人感到興奮,又不至於讓人不可一世的頭銜。雖然提供給克莉絲蒂娜的僅僅是表面上的重視感和隸屬感,但是她發現在課堂上搶答問題已沒有什麼必要了,因此錯誤行為也就中止了。
克莉絲蒂娜的錯誤做法是她的理論依據驅使她做錯事的一個典型的例子。一旦她獲得了安全感,她就不再需要通過錯

誤做法來滿足合理的要求了。

在更深的潛意識中,克莉絲蒂娜可能也在極力證實自己是聰明的,因此不會被帶離她所熟悉的學校環境。”
“那麼,你說怎麼辦呢?”克莉絲蒂娜的爸爸一臉困惑的問道。
“我的建議是,我們應該承認克莉絲蒂娜的做法出於一個合乎情理的需求。她甚至冒著在課堂上惹禍的風險,因為她看到她犯這個錯誤值得冒這個風險。”
莫耶女士第一次說了話:“你剛才提到好處。那麼你認為克莉絲蒂娜最後的目的是什麼呢?”
“其實她的目的並不和我們的有任何不同。我們想要安全感,隸屬感,想受到重視。如果克莉絲蒂娜靜靜地坐在座位上,她會感到不安全,因為她認為她哥哥就是這樣被轉學的。她覺得沒有安全感,通過她哥哥的轉學,她感到學校是個不確定的地方。所以,她要在學校找到被人重視的感覺(我能回答問題,所以我是聰明的),希望有足夠的隸屬感。”
克莉絲蒂娜的媽媽想了想說:“我完全理解你的話,我認為你說的對。但是我們如何改變她的錯誤行為,讓她在課堂上能夠舉手回答問題呢?”
“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我說道,“但是我們第一步是要理解她犯錯誤只是這個實質問題的一個表像。那就是克莉絲蒂娜在課堂上隨便回答問題。這個表像告訴我們,她在學校覺得不安全,她認為表現出聰明和參與就能獲得安全感。所以,要考慮的問題是,我們怎樣做才能使克莉絲蒂娜在學校感到更安全?一旦我們解決了這個問題,這個表像基本就會自然消失。”
克莉絲蒂娜的爸爸顯得有點不耐煩地說道:“那麼我們下一步應該……”
“對於你們,包括莫耶女士來說,下一步要制定一個明確的計畫,和克莉絲蒂娜談談她在班裡是安全的,她屬於這個學校,她的老師、同學和你們倆都很重視她。”
於是,我們制定了一個計畫:克莉絲蒂娜的媽媽每週用一個下午到班裡去幫幫忙。這麼做是為了讓克莉絲蒂娜感到她的家庭在她的學校和班裡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從而使她擁有更多的隸屬感。
此外,莫耶女士分配給克莉絲蒂娜一個非常重要的職務——家庭作業班長,以此讓克莉絲蒂娜感到自己的重要性。我想,這是個會讓人感到興奮,又不至於讓人不可一世的頭銜。雖然提供給克莉絲蒂娜的僅僅是表面上的重視感和隸屬感,但是她發現在課堂上搶答問題已沒有什麼必要了,因此錯誤行為也就中止了。
克莉絲蒂娜的錯誤做法是她的理論依據驅使她做錯事的一個典型的例子。一旦她獲得了安全感,她就不再需要通過錯

誤做法來滿足合理的要求了。

相關用戶問答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