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父母學堂>親子溝通>正文

六歲男童唱歌兩年喚醒沉睡母親

昨天, 六歲的小宋煜特別興奮, 在病房里跑來跑去, 一會兒幫媽媽去拿東西, 一會兒又跑到媽媽的病床前喊著“媽媽、媽媽”。 看著小宋煜的興奮模樣, 外公外婆也露出笑容。 昨天是小宋煜媽媽34歲的生日, 也是她出院的日子。 從去年4月到現在, 小宋煜和外公外婆一起, 陪著“植物人”媽媽在南京紫金醫院住院治療。 這一治, 就是一年零八個月。

六齡童唱歌兩年喚醒沉睡媽媽

手術后成了“植物人”

小宋煜的媽媽叫宋玲英, 老家在太倉。 2006年4月, 她因為腹壁腫瘤在當地一家醫院進行了手術。 不幸的是, 那次手術后, 宋玲英成了一名“植物人”。

“去住院的時候她還是好好的, 自己騎著電動車去的。 手術結束后, 醫生出來告訴我們, 手術很順利, 病人過一會就可以出來了, 我們聽了后都放下心來。 ”宋玲英的父親宋文華回憶說, 宋玲英被推出來后, 家人叫著她的名字, 但她沒有反應,

好像是昏迷了。 等到了病房, 護士發現, 她已沒有了呼吸和心跳。

經過緊急搶救, 宋玲英的呼吸、心跳恢復了, 但她一直處于昏迷狀態, 沒有蘇醒過來。 “后來聽醫生講, 這是麻醉意外。 ”宋文華說, 由于責任在醫院, 后來法院判決, 醫院承擔女兒今年8月份以前的治療費用。

“在當地醫院治療一段時間后, 我又帶著女兒到上海去治療。 前前后后折騰了一年, 女兒還是沒有醒過來。 不少醫生跟我講, 她成植物人了, 像她這樣非外傷導致的植物人, 很難再醒過來。 而且她已經昏迷了一年時間, 再醒過來的可能性非常小。 ”宋文華說。

陪著媽媽住院近兩年

那一年, 宋文華感到心力交瘁, 悲傷和勞累常常讓他感覺喘不過氣來。 看著昏迷不醒的女兒,

他們怎能忍心放棄呢?

年過六十的宋文華原來在一家工廠當會計, 為了女兒的治療, 他辭掉了工作。 后來, 他打聽到南京紫金醫院可以治療“植物人”, 就趕緊帶著女兒從太倉趕到南京。 與他同來的, 還有老伴和當時才四歲的外孫小宋煜。 活潑可愛的小宋煜, 并不知道“植物人”是什么概念, 但他知道, 媽媽生病了, 還沒有睡醒。

“宋煜是個非常懂事的孩子, 說要陪媽媽住院, 要叫醒媽媽。 白天, 他常常趴在媽媽的身邊, 一遍遍地叫著‘媽媽、媽媽’;夜晚, 他跟我們一起, 在媽媽病床旁的地板上打個地鋪。 ”

“這一住就是一年零八個月, 小宋煜現在都虛六歲了, 個子也呼呼地長著, 長高了二三十厘米。 ”宋文華說。

每天都唱《世上只有媽媽好》

“最難熬的是年初下大雪的時候,

老伴生病了, 小宋煜也生病了, 女兒躺在病床上, 我們三個人擠在地板上, 又冷又累。 ”宋文華說, 有時候, 懂事的孩子讓他們更加心疼。 有一天夜里, 正在睡覺的孩子突然抽噎起來, 流起眼淚, 好像是在夢囈, 嘴里還喊著“媽媽”, 聽得他和老伴心如刀絞, 一夜沒能睡著。

懂事的小宋煜從不喊苦喊累, 他知道家里條件艱苦, 從來不要買玩具、零食, 每天都是開開心心的, 這減輕了宋文華和老伴很多負擔。 為了照顧女兒, 宋文華和老伴每天很早就起床, 開始準備女兒一天的飲食。 對于“植物人”來說, 過硬的食物會影響消化, 他們就把飯菜做好后榨碎, 弄成糊狀喂給女兒吃。 每天, 他們都要給女兒擦身、按摩,

希望女兒能慢慢恢復知覺。 “我一直相信, 女兒能醒過來的, 因為在治療一段時間后, 女兒做了腦電圖檢查, 醫生說她的腦細胞多了起來。 ”

更讓宋文華看到希望的是, 外孫小宋煜每天對媽媽的呼喚。 有幾次, 當小宋煜趴在宋玲英的耳邊喊“媽媽”的時候, 他看到女兒的眼角滲出眼淚。 他相信, 女兒雖然說不出話來, 但她心里很明白。

小宋煜每天早上起來的第一件事, 就是趴在媽媽身邊喊幾聲“媽媽”, 晚上睡覺前也是如此, 喊完才肯睡覺。

在病房里, 宋文華和老伴每天要照顧女兒, 也沒時間教小宋煜學習。 去年, 同病房的一位阿姨教小宋煜唱《世上只有媽媽好》, 聰明的孩子聽兩遍就會了, 每天都要唱給媽媽聽。

小宋煜還經常跟媽媽聊天, 他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講給媽媽聽。比如,他知道坐幾路車到什么地方,就告訴媽媽,等她病好了,就可以一起坐車出去玩了。

“像宋煜這樣大的孩子,早就上幼兒園了,我們沒有時間送他上,現在也沒那個條件。”宋文華一直為不能讓外孫上幼兒園而內疚。

昏迷兩年蘇醒,真是奇跡

奇跡終于出現了。到南京紫金醫院住院一年后,宋玲英竟然醒了過來。這時候,距離她昏迷已經兩年了。

“今年過完年后的一天晚上,我們正在聊天,女兒突然喊了聲‘媽媽’,我害怕聽錯了,大家都不說話了,靜了下來,她又喊了聲‘媽媽’,她媽當時就哭了,我當時鼻子也酸得不得了,就想哭,終于等到這一天了。”宋文華說,那天之后,宋玲英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好,“爸爸”、“媽媽”、“寶寶”、“兒子”、“知道”這些詞語她都能說了。到了今年五月份,她的身體也能活動了,胳膊、腿都能抬了。

最高興的當然是小宋煜了,看到媽媽醒了,他的興奮勁上來了,每天站在床頭,一個勁地喊“媽媽”。后來,當小宋煜給媽媽唱《世上只有媽媽好》這首歌時,宋玲英都會微笑著,摸小宋煜的頭。

昨天上午,快要出院的宋玲英,又來到治療室做了一次康復治療。小宋煜趕緊幫著外婆,推著媽媽的輪椅進了電梯。在康復治療的時候,小宋煜依偎在媽媽的懷里,宋玲英則緊緊握著兒子的手。

“在她奇跡蘇醒的過程中,親情的呼喚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南京紫金醫院院長王培東教授說,外傷導致的“植物人”恢復起來要快些,像宋玲英這樣非外傷性導致的“植物人”,蘇醒的難度非常大,而昏迷兩年后蘇醒的“植物人”病例,在國內還沒有過,在國際上也非常少見。

昨天晚上,記者聯系上宋文華時,他們已經順利趕回太倉。“再苦再累,我們也要把女兒治好,讓她能正常地走路。我選擇11月30日讓宋玲英出院,是因為這一天是她的農歷生日,這一天也應該是她新生命的開始。”宋文華說。

他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講給媽媽聽。比如,他知道坐幾路車到什么地方,就告訴媽媽,等她病好了,就可以一起坐車出去玩了。

“像宋煜這樣大的孩子,早就上幼兒園了,我們沒有時間送他上,現在也沒那個條件。”宋文華一直為不能讓外孫上幼兒園而內疚。

昏迷兩年蘇醒,真是奇跡

奇跡終于出現了。到南京紫金醫院住院一年后,宋玲英竟然醒了過來。這時候,距離她昏迷已經兩年了。

“今年過完年后的一天晚上,我們正在聊天,女兒突然喊了聲‘媽媽’,我害怕聽錯了,大家都不說話了,靜了下來,她又喊了聲‘媽媽’,她媽當時就哭了,我當時鼻子也酸得不得了,就想哭,終于等到這一天了。”宋文華說,那天之后,宋玲英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好,“爸爸”、“媽媽”、“寶寶”、“兒子”、“知道”這些詞語她都能說了。到了今年五月份,她的身體也能活動了,胳膊、腿都能抬了。

最高興的當然是小宋煜了,看到媽媽醒了,他的興奮勁上來了,每天站在床頭,一個勁地喊“媽媽”。后來,當小宋煜給媽媽唱《世上只有媽媽好》這首歌時,宋玲英都會微笑著,摸小宋煜的頭。

昨天上午,快要出院的宋玲英,又來到治療室做了一次康復治療。小宋煜趕緊幫著外婆,推著媽媽的輪椅進了電梯。在康復治療的時候,小宋煜依偎在媽媽的懷里,宋玲英則緊緊握著兒子的手。

“在她奇跡蘇醒的過程中,親情的呼喚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南京紫金醫院院長王培東教授說,外傷導致的“植物人”恢復起來要快些,像宋玲英這樣非外傷性導致的“植物人”,蘇醒的難度非常大,而昏迷兩年后蘇醒的“植物人”病例,在國內還沒有過,在國際上也非常少見。

昨天晚上,記者聯系上宋文華時,他們已經順利趕回太倉。“再苦再累,我們也要把女兒治好,讓她能正常地走路。我選擇11月30日讓宋玲英出院,是因為這一天是她的農歷生日,這一天也應該是她新生命的開始。”宋文華說。

相關用戶問答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